當地時間5月13日,日本示威者在位於東京的國會議事堂外高喊口號,反對日本政府計劃修憲以解禁自衛權。
  中新網6月22日電 綜合報道,日本國會22日閉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未能在本屆國會期間做出變更憲法解釋的內閣決議。安倍政權掀起解禁自衛權“浪潮”,反對聲此起彼伏,但其全無懸崖勒馬之意,國會結束後將繼續推進執政黨協商,執意繼續在右轉道路上“暴走”,令世人警惕。
  “大費口舌”推解禁集體自衛權 不得民心
  據日本媒體19日報道,安倍所在的自民黨與聯合執政的公明黨均認為,在截至6月22日的本屆國會期間,內閣難以作出變更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定。至此,安倍企圖繞過國會,僅通過內閣決議變更憲法解釋而行使集體自衛權的願望告吹。
  就變更憲法解釋以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問題,公明黨持謹慎態度。公明黨迄今為止一直認為,現有的憲法與法律框架規定的個別自衛權和警察權足夠應對日本的安保問題,因此反對使用“集體自衛權”這個概念。
  安倍為求解禁“集體自衛權”,大費口舌游說各方,特邀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在官邸會談,拜托山口執政黨內協商事宜。
  有日本媒體指出,原本被定位為“實現(經濟)良好循環的國會”,隨著安倍一再呼籲解禁集體自衛權,已變成“集體自衛權的國會”。
  在野黨方面紛紛指責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舉動。日本最大在野黨民主黨黨首海江田萬里曾指出,安倍要對“積累了半個多世紀”的憲法解釋作出完全相反的見解,僅憑內閣決議是不可能的。生活黨黨首小澤一郎認為,安倍腦中也許是有二戰前日本的軍事強國印象,想憑藉自衛隊積極前往海外而“發揚國威”。
  此外,日本國內民眾及各界有識之士也紛紛抗議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舉動。近來日本各團體數千人陸續在東京永田町的國會議事堂附近等地舉行集會,高呼“反對戰爭”、“不要破壞《憲法》第九條”等口號,展示了與安倍截然相反的鮮明立場。
  日本27個行政區劃的215名地方議員也成立超黨派團體“自治體議員立憲聯絡網”,要用立憲主義和和平主義與政權暴走進行鬥爭,通過聯合來“反抗錯誤的潮流”。甚至日本一位家庭主也決定將日本憲法第九條申報諾貝爾和平獎,以此對抗安倍強推行使集體自衛權。
  然而,分析指出,日本有識之士的呼聲,安倍是“一句也聽不進去”。政治評論家森田實認為,在結束“扭曲國會”局面後,當前的日本國會幾乎是處於對安倍“言聽計從”的狀態,“無法阻止其暴走”。
  6月19日,日本政府向自民、公明兩黨幹部提交安保法制相關內閣決定文案,稱行使武力“是憲法所允許的”。雖然趕在國會閉幕前已來不及,但安倍政府力爭以文案為基礎,在7月上旬的內閣會議上,做出變更憲法解釋的決定。
   意欲“恢復日本”挑戰戰後秩序 背信棄義
  安倍一心想要推行的所謂“集體自衛權”,是指與日本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受其他國家武力攻擊時,無論自身是否受到攻擊,都有使用武力進行干預和阻止的權利。
  二戰後,日本制定了《和平憲法》,依據其第九條“放棄戰爭,不設軍隊”,在憲法解釋中明確表示日本放棄行使集體自衛權,只允許在本國受到攻擊時行使武力的“個別自衛權”。
  因此,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是日本對世界的承諾,既是“和平憲法”精神的重要內容,也是戰後秩序的組成部分。
  但是,安倍卻反覆強調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局限性原則,比如防禦美國艦艇、保護運送日本國民的美國運輸艦等。其宣稱:“按照(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現行憲法解釋,則無法保護我們的子孫後代。”
  而針對安倍政權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理由——假設朝鮮半島發生不測事態,將行使集體自衛權為載有日本國民的美軍艦護航,《朝日新聞》指出,在過去的日美交涉中,美方拒絕在這種情況下搭載日本人, “日本人要搭載美軍艦極其困難”。安倍所列的理由顯然站不住腳。
  安倍第二次執掌政權以來,一直叫囂“恢復日本”、把日本變成一個“正常國家”。他曾在國會宣稱,“該做決定時必須做決定”,始終致力於變更憲法解釋,反覆重申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意願。
  鑒於通過修憲解禁集體自衛權步驟多、時間長、難度大,安倍政權便醞釀通過修改政府對憲法的解釋,來實現所謂集體自衛權的合法行使。
  分析稱,如果安倍達成“心愿”,將自衛隊派遣至地球的另一端,繼而擴充軍事力量,有可能誘發東北亞軍備競爭。日本現行的專守防衛原則也將被打破,自衛隊突破邁向海外的“束縛”,亞太地區極有可能誕生新的“戰爭策源地”。
  更重要的是,日本《和平憲法》的根基將被動搖,安倍通過變更“憲法解釋”,達到迂迴修憲的目的,由此,日本將在恢復交戰權、複活軍國主義道路上邁出重要步伐。
   行軍步入“快車道” 終遭唾棄
  安倍第二次上臺後,在施政上的顯著特點就是妄圖為二戰歷史翻案,“快馬加鞭”推行擴軍修憲,正式步入快車道。
  安倍煞費苦心通過渲染周邊威脅,制訂《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及新版《防衛計劃大綱》;加強美日同盟,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推進與國際社會共同開發武器裝備,充當日本出口武器的“急先鋒”;強化島嶼防衛,部署精銳部隊及先進裝備,在島嶼爭議問題上,多次製造事端,與中韓等鄰國“針鋒相對”,其行軍野心昭然若揭。
  安倍的做法,不僅招致日本國內朝野反對,也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警覺。韓國政府強調,日本在處理防衛安全相關問題時,應消除因歷史問題造成的周邊國家的疑慮,韓國政府將密切關註日方有關防衛安全事宜的動向,並採取必要的應對措施。在韓方未同意或韓方未提出要求的情況下,韓國政府絕不會接受日本自衛隊進入朝鮮半島。
  韓國媒體刊文指出,安倍推進解禁集體自衛權,意味著日本將變成可發動戰爭的國家,有引發東北亞軍備競賽的危險。
  美國大學歷史教授彼得•庫茲尼克指出,安倍已用行動說明,如果需要在美國的亞太再平衡和恢復“日本失去的光輝和軍事能力”間做選擇,他一定會選擇後者。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由於歷史原因,日本在軍事安全領域的任何動向及發展走向一直受到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註。日本的發展方向歸根結底要由廣大日本人民自己來選擇。但作為歷史上曾經遭受日本侵略的國家,中方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日方,在軍事領域方面的任何政策調整,都不得損害鄰國的主權和安全利益。(完)  (原標題:安倍國會期內解禁自衛權之夢告破 擴軍之心不死)
創作者介紹

tvb

roam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